首页 公司概况 公司新闻 企业文化 科技环保 社会责任 党群工作 人力资源
职工文苑
巍山记

2014年春节,我来到云南巍山,一座传说中“未被打扰的古城”。

巍山是一座小城,也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。唐代时期,这里是南诏国的发祥地和南诏国初期的都城。明清之际,人文荟萃,是清代册封的云南四个“文献名邦”之一。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,巍山渐渐从一个在史书上留有一笔的名城演变为名副其实的小城。

巍山古城是一座始建于明代,后为清代重建的古城,城内街道呈“井”字机构,而居于城中央位置则是星拱楼,四面分别悬挂着“瑞蔼华峰”、“巍霞拥鹤”“玉环瓜浦”、“苍影盘龙”的牌匾。

还是从巍山的清晨说起吧。和许多小城一样,从沉睡中醒来的街巷,最先开张的自然是大大小小、略显凌乱的饮食摊位。也许是春节长假的缘故,当地大多数人还窝在家里没出门,过早的人不算多。

当地最富盛名的小吃自然要数一根面了。一根面又称扯扯面,一碗面就是一根面。站在有名的“长寿一根面”的店门口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的,把手工揉面抹油抻好的面条,目测怎么也有几十米长的一根面条盘成一圈圈的,厚厚地墩放在案板上,来一位客人便扯起面条揪断一截放在热腾腾的滚水里,挺方便也挺有意思的。至于口感嘛,以我们贵阳人的饮食标准来说就是不弹牙。不过,几十米,甚至上百米长的一根面,用手工均匀地拉扯出来不断,手头也是有功夫,够有特色的,算得上是一份有难度的手艺。据说巍山一根面的最长记录是1704米,早已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走在巍山古城的街道上,可以看到不少茶室,说是茶室其实并不在屋内,准确地说应是茶摊较为合适一些。这样的茶室往往开在街道的十字路口较为宽敞的地方,就在树荫下支起几个遮阳棚,放上十来张桌子,地上再竖着放上一块茶室的牌子就成了。有意思的是,一路看来,这种茶室的名称都是以主人的名字来命名的,主人叫什么名字,茶室就叫“某某茶室”,一点也不花哨,更不用说起什么高大上的名字了。茶具是一水的青花瓷,倒也淡雅。茶是当地产的茶叶,粗枝大叶的,茶汤过于偏黄,价格倒是极亲民而公道的,五元一碗。续水也不用喊老板来招呼,早在上茶的时候便顺带提一个温水瓶摆在桌上,客人需要时自己添水。喝茶的人也挺有意思,和我们平常间去茶馆往往是几个朋友约起不一样,当地人喜欢一家人出来喝茶,大人小孩老老少少在一起,边喝边聊天说着家长里短,倒也其乐融融。

不过在巍山我以为最美的当数茶花了,而春节时值茶花盛开,当然不能少了去巍宝山上欣赏那株鼎鼎大名的茶花王。在见到这株茶树之前,我从没想象过茶花竟然也能长得这般高大。这株生长在巍宝山灵官殿内的山茶树,是明代晚期由道人种植在花台内的,树龄近400年,树高18米左右,品种为狮子头,俗名九心十八瓣,据说是世界上人工种植最高的茶花树。站在树下仰望,湛蓝的天空下,远远高过殿宇屋脊的山茶树和四围的飞檐峭壁相映成趣,那闪烁在青枝绿叶间的满树红花迎空绽放,分外耀眼夺目,让人叹为观止。当地人给它起了个别致的雅名“照殿红”,倒也写实传神,真不愧为“山茶流红”的胜景。

和其他地方的古城一样,巍山古城里有一条街上也开设了几家古玩铺,在里面闲逛的外地人居多。有趣的是铺子里卖的玩意多是些民俗用品,马鞍,马灯,铜铃,绣品,甲马版画,木盆,木质的雕花窗棂,甚至还有云南人爱抽的水烟筒,多少年光阴的抚摸把水烟筒打磨得光可鉴人,已变成暗红色的竹筒包浆厚实,色泽诱人。铺子里的陈旧感和门外街道上的比比皆是的老屋子,让人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。

黄昏时分,落日余晖中,站在青石板铺就的老街,遥望星拱楼上“玉环瓜浦”的牌匾,城楼墙缝中摇曳的杂草,衬着一碧如洗的晴空,此时的巍山古城少了几分历史过往的威严,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闲适。这是我喜欢的小城,宁静平和、淡定从容,我希望它就这么永远存留下去,这世上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是美好的。既然几百年的光阴走过,它都能依然故我,宠辱不惊,那就这么照旧走下去好了。